花蜀青

【福华】随笔,日常吧?

    “你应该把早餐吃了。”对着镜子整理着外套,John说。
    “别这样,John,你可不是我的管家。”Sherlock懒洋洋地窝在沙发里说着。
    医生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人,叹了口气,他边理着袖口,边随手拿起桌上的手机,向楼梯口走,“Sherlock,你知道,我没有开玩笑,你必须得吃早餐。”
    像是懒得回答,Sherlock哼唧了一声就没了声响,本来已经走到楼梯口的医生一脚没踏实,又叹了口气,他转过身走到沙发上假寐的人身边,蹲下。
    小小注视了他一会,医生温柔的笑了笑,伏身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说,“我会早点回来了,你要吃早餐哦!”
    沙发上的人嗡嗡地“嗯”了一声,被手臂挡住的嘴角却扬起了愉悦的弧度。
   


     青:睡前一甜段子,祝我有个好梦!

【佐鸣】心跳游戏by花蜀青(原著向)


    第十一章
    鸣人脸色越来越白,胸口发闷,感觉呼出的气多,吸进的气少。
    奥摩伊被他这样子吓坏了,他连忙扶住他说,“你不要着急,我不是代表雷之国在逼你。事实上,凭你跟我师傅的感情,和佐助曾救过雷影这件事,你跟佐助的事我们忍村是绝对不会向你们施压的。只不过,这也只是我们村的态度,并不代表整个雷之国的意愿,我们能帮你们的并不多。一年前你只是为了维护佐助的名誉,就被关了近一个月的禁闭,如果你打算同佐助在一起,那火之国的高层恐怕就不得不考虑永远监禁或直接处决你重新选一个人柱力了。”
    鸣人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说,“谁说我跟佐助在一起了。”
    奥摩伊一愣,反倒皱起眉奇怪地看着鸣人,“这些年不少人怀疑你跟佐助的关系,再加上一年前你为了佐助的名誉还被关了禁闭,你跟佐助的关系在五国早就扬起了各种流言。”
    鸣人瞪大眼睛,说,“我从来没听说……”他说到这里忽然戛然而止,他想起一年前他被关禁闭时鹿丸曾找他说的话。
    那时,他因岩隐村的忍者出口诬蔑佐助,一时冲动就与那个忍者动手了。后来小樱拦着了他,他气愤之余想去找火影要求他向外澄清佐助在雪之国的间谍任务。不过,他还没到火影塔,就被暗部给拦住,接下来就是连纲手婆婆的面也没见着就关上了一个月的禁闭。
    禁闭期间,只有鹿丸来见过鸣人一面。那个时候他同鸣人说了一番话,话的内容同奥摩伊说的差不多。
    当时他难过于忍界对佐助的态度,对鹿丸话里行间的暗示没有多在意,如今听了奥摩伊这番话,他突然醒悟了。原来早在一年前,鹿丸就看出了自己对佐助的感情,他曾经警示自己要跟佐助保持距离。但他那个时候没明白自己的感情,自然也就听不出鹿丸的言外之意。
    奥摩伊愣了半天,才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然后庆幸道,“那就好那就好,我之前看你为了宇智波佐助差点被卡鲁伊打死,以为你跟宇智波佐助……”他干咳了两声,“既然不是那种关系就最好了,你不是喜欢春野樱吗?早早确定关系,让你们大名放心,省的他们怀疑你会跟着佐助一起叛村。”
    奥摩伊又絮絮叨叨说了一些,大多是关于他师傅奇拉比的话。鸣人只是愣着,时不时点点头,但实际上他是一句话也没听进去。
    最后,奥摩伊又为那个少年云隐忍者道了一次歉,说,“他的双亲都死在了四战,这些年他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他是听了一些流言,所以对佐助有些成见,知道你这么维护他,就有些迁怒你,他还只是个孩子,你不要在意。”
    鸣人心里发堵,他知道忍界有许多人也跟那个少年忍者有相同的想法。如果换做一年前,他说什么也要为佐助出出气,但现在他不会那么冲动了。他点点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奥摩伊看样子也是有任务在身,他们身属不同忍村的忍者,就算有些私交,但也不能太过于亲密,这一番长谈已经是极限了。
    两人告了别,便各自分开了。
    鸣人一路垂着头,恍恍惚惚地走着,像一个没意识的游魂,接连撞上了几个行人却不自知,直到他走到一个巷口,忽然听见一声轻咳,身体就忽地紧绷起来。
    他转头看过去,就看见佐助靠在巷口的墙上,整个人都陷在阴影里。
    他顿时心里乱了起来,脑子里只嗡嗡地重复着一句话——他没走!他全都知道了!
    “还不走?”佐助从阴影里走了出来,脸色如常看不出变化。鸣人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听见奥摩伊的话,又究竟听到了多少。
    佐助越过鸣人向来时的方向走,走了几步见鸣人没跟上,就回头皱着眉看他。
    鸣人仍站在原地,像是魇着了,佐助一回头,他就挤出一个微笑,问,“你刚才听见了?”
    佐助看着他,平静地说,“没有。”
    鸣人低下了头,两人这么相对着站了一会,他又开口道,“你为什么还没走。”
    佐助沉默了起来,过了好一会,他才哑着嗓子说,“你太笨了,我怕你迷路。”
    鸣人突然感觉眼睛有些酸涩,他吸了吸鼻子低着声呓语般地重复,“我不笨,我不笨……”
    佐助看着他,没说话。
    晚风带着些近秋的凄楚,巷口的吊灯被风吹得嘎吱作响,让两人落在地上长长的影子摇曳了起来。
    佐助收回目光,说,“走吧。”
    ……
    两人到了汇合的地方只看见止水一个人站在那里。
    止水一看见他们,就半开着玩笑说,“等了你们好一会,还以为你们迷路了。”
    两人都沉默着没有搭腔,止水装做没看见,只是领着头走在前面,顾自说着,“鼬先休息了。”他说完这句就不在说话了。
    三人没走多少路就到了旅馆,那个时候外面忽然下起雨来。止水站在窗前朝外面看了一眼,说,“也就是今天晚上下一宿的雨,明天会放晴的。”
    鸣人心神不宁地“哦”了一声,然后取出洗漱的东西要出门去。
    止水看着他,跟在他身后,鸣人好奇地看了他一眼,止水看了看屋子里站在窗前的佐助,又看了看鸣人,问,“你今天是不是遇见谁了?”
    他诧异地看着止水,随后又露出习以为常的表情。他被止水看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用不着回回这么吃惊。
     他没说话,径自走了一段路,止水依旧跟在他身后。等鸣人走到旅馆的露台时,他才回他,“对。”
    “那个人跟你说了什么?”
    鸣人苦笑,“没什么,只是说了一些别人常对我说的话。”
    止水露出好奇的神色,“别人常对你说什么?”
    “离佐助远点。”
    止水突然发现鸣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太过平静了。
    他又问,“你会吗?”
    鸣人摇摇头。然后他把目光投到他们房间的方向。外面下着雨,佐助站在窗前,穿着他那件黑色和服长袍。
    他看上去很孤独,鸣人想去靠近,但却发现佐助早就将自己关在了他的世界里,他撞得头破血流,也撞不进去。
    鸣人感觉呼吸急促起来,他后退了几步,直到止水抵住了他的背,让他再也无法后退。
    “他不会永远都这样的。”止水说,“也许你应该想明白佐助对你是抱着怎样的感情。”
    鸣人望着前方,眼神有些放空,“他已经跟小樱在一起了。”
    止水说,“那并不能代表什么。”看见鸣人沉默,他继续说到,“如果他对你如同你对他,你有什么打算?”
    鸣人垂着眸,嘲讽地说,“我不知道,也许跟他一起去死?”
    止水被他逗笑了,说,“你不用这么想,也许还有别的办法。”说到这里,他转过身,看着檐外的雨幕,“本来想到了地方才告诉你的。但既然说到这儿,那我还是跟你说了吧。”
    鸣人抢过他的话,说,“是不是关于鼬的事?我如果跟来救他,我会有危险?”
    止水觑着他,问,“谁跟你说的?”
    “纲手婆婆。”
    “她这样说了,你也要跟过来?”
    鸣人眼神暗淡下去,“如果有什么方法可以救活好色仙人和爸爸妈妈,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也要去试一试。鼬是佐助的哥哥,有可能救他的方法,不管是什么,我都要试一试。”
    止水看着他,“你就是这么跟纲手说的。”
    “差不多吧。”
    虽然鸣人这样回答,但止水知道,他对纲手说的话一定更决绝。
    止水摇摇头,说,“我要跟你说的不是这个,不过也差不了多少。”他的神色突然严肃起来,“鸣人,我给你提供一个选择。这个选择非常危险,我并不能保证你能够全身而退。选不选,就要看你自己了 ”
……
   
(十一章未完待续……)

【佐鸣】心跳游戏by花蜀青(原著向)


     第十章
    天际刚泛白,鸣人就到达了和止水约定的地方。
    他掐好时间来,以为自己是头一个到,可到了才知道,佐助比他更早。
    他望了眼还挂着星星的天空,叹了口气。
    佐助听见动静,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收回目光。
    鸣人摸了摸鼻子,不指望一向寡言的佐助能先开口,于是先打起了招呼,“哟——佐助!”
    佐助轻应了一声,便没了动静。鸣人难得没有因为佐助略显冷漠的态度而炸毛,他走近几步,与他并肩站着。
    晨曦微露,给树和树下的人染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芒。
    站了一会,鸣人便忍不住把目光投到佐助身上。微弱金光的沐浴下,佐助一向冷峻的脸柔和了不少。他是极少看见这样的佐助的,这时见着了,不由多看了一会,一时入了迷。
    他兀自出着神,直到几声带着戏谑的呼唤自耳边响起,才缓过神来。原来这个时候,他已经盯着佐助看了好长时间,连止水和鼬来了也不知道。
    看见止水似笑非笑的目光,鸣人感觉脸上烧得慌。
    所幸止水没有打算用这件事来调笑他,只是匆匆讲了些此行的相关事宜,便压着声和鼬边聊边走在前面领路。佐助紧随其后,从始至终未与他说上一句话,也未与他对上一眼。鸣人跟在他身后,心里感到很失落。
    ……
    任务的目的地是巫之国,但那只是对外的说法,真正的目的地只有止水知道,这件事,那天止水并没有告诉他,这些都是后来纲手告诉他的。
    几人赶了一天的路,走的全是人迹罕至的地方。等到了傍晚,鸣人已经无法判断他们究竟身处哪国国境,止水却终于带头找到了一处还算热闹的小镇,并宣布几人今晚的住宿就是这个地方。
    鸣人大大吐了口气,他以为按照他们这样的行程,出任务的第一天是要在荒郊野外休息的。
    他忍不住想要欢呼一下,但还没付出行动,走在前面与止水并肩的鼬突然停了下来。
    几乎是同时,鸣人也跟着顿住了脚步。不为别的,就因为鼬的身上突然溢出一股凛冽煞气,一股明显针对他的凛冽煞气。
    他本能的戒备起来,想要调起查克拉,也在这时,一路上对鸣人冷淡到几乎持无视态度的佐助忽然身体紧绷起来,他抬头看了鼬一眼,然后闪身挡在了鸣人前面。他还没展开下一步动作,背对着两人的止水便轻轻拍了拍鼬的肩膀,笑着跟他说了几句话。那原不过是几句再普通的玩笑话,鼬身上莫名其妙的煞气却因此消失了。
    鸣人十分诧异,张口就要问,止水却突然转过身对佐鸣二人说,“天色不早,咱们分头行动,你们先去置办一些明天行程需要的食物,我和鼬去找今晚休息的旅馆。完事后,就在这儿集合。”匆匆分配完各自的任务,也不管两个人有什么反应,便拉着鼬走了。
    鸣人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能出声,只看着止水拉着鼬越走越远,直到消失在人群中。
    等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佐助紧绷的身体才松懈下去。他觑了鸣人一眼,转过身说,“什么都不知道也敢跟过来!”他的话隐隐带着怒气,鸣人几欲反唇顶回去,但随即想到了什么,又裂开一个大大的笑,说,“你是在担心我吗?”
    佐助冷哼一声,不理鸣人得意的神色,径直向止鼬二人离开的反方向走去。
    鸣人觉得佐助是恼羞成怒,非但不生气,脸上的笑还越来越深。
    两人在街上采购了许多食物,大多都是简便易带可直接食用的。鸣人将东西打包好塞进包里,就打算转头回去和止鼬二人汇合。
    佐助一如既往少话,不管鸣人在一旁叽叽喳喳说多少,他就是一个字也不多说,但奇怪的是鸣人并未因此而泄气,反倒还有越说越起劲的势头。也许是刚才佐助在镇口对他的维护让他认定,不管佐助面上怎么冷漠,他终究还是关心着他的。
    他想,也许佐助的态度只是因为对小樱的事还耿耿于怀。
    他们向镇口的方向走去,在路过几家温泉馆时,突然有人叫住了鸣人。
    鸣人左右看了看,发现叫他的人竟然是雷之国的忍者奥摩伊,不禁有些诧异。他没想到会在这个分不清国境的小镇上遇见熟人。
    奥摩伊身边还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忍者,鸣人看见他们时,他的目光正迅速在佐助和鸣人身上来回扫着。
    奥摩伊嘴角依旧叼着个棒棒糖,脸色有些喜气,想必是因为在异乡遇见了自己师傅的好友的缘故。
    “好久没听见你的消息了,原来你是出来执行任务了吗?和……”他把目光转到佐助身上,话突然就戛然而止了,脸上突逢故友的喜气也消散了不少。
    鸣人察觉到奥摩伊的变化,想起之前佐助曾经参与过捕捉雷之国八尾,也就是捕捉鸣人的好大哥奥摩伊的好师傅奇拉比的行动,以为他还因为这件事对佐助还有介怀,立马就向他解释到,“佐助是和我一起执行任务的。”他说完,就去看佐助,却发现佐助已经走离了一段距离。
    他本来就没觉得佐助会安静地站在一旁等自己和奥摩伊寒暄,所以对佐助一言不发的离开也不很生气。他匆匆跟奥摩伊说了几句,就想要追过去。
    他还没得急走就被奥摩伊拉住了手臂,他回头皱眉看他,不晓得他拉住他的原因。奥摩伊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像是想要说的话有些难以启齿,始终开不了口,倒是站在他一旁的少年忍者狠狠刮了鸣人几眼。
    最后,奥摩伊还是开口了。
    “鸣人,你跟佐助的关系很好?”
    鸣人奇怪地看着他,他不觉得自己跟佐助是朋友这点有什么是会让别人质疑的。
    奥摩伊还要说,他身边的少年却再也忍不住他这样不爽快的谈话,抢过他的话对鸣人道,“你一年前为什么要为了佐助和岩隐村的忍者动手。”他说话的时候紧紧盯着鸣人。
    鸣人眼色一暗,说,“这是我的事。”他的语气反常的冷淡。
    少年因为他这话气红了脸,想要动手,却被奥摩伊紧紧拽住,只能狠狠瞪着鸣人,怒吼,“你的眼里就只有宇智波佐助?要是他还要掀起第五次忍战,你也要帮他?你不是……你不是忍界英雄吗……”他说着眼圈红了起来,剩余的话便说不下去了。
    奥摩伊只好把他拉回去,让他站在他身后,然后才回头向鸣人解释,“鸣人,你不要在意,他的父母都在四战牺牲的。他……他对有些事很敏感。”他又转过身拍了拍少年,说,“你不是很佩服我师傅吗?你刚才卯足劲要收拾的人,可是我师傅的深交,你不信他还不信我师傅?”
    少年也许觉得自己红了眼圈有些丢人,埋着头没说话,奥摩伊就趁机劝了几句把他朝温泉馆里推,等人朝馆里走深了,才急匆匆出来。
    他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鸣人苍白着脸站在街道上。街上人虽不多,但也绝不少,但人流涌动,鸣人站在其中,身影反而显得单薄而孤独。这让他不得不想起三四年前,那个想要独自一人替佐助承受住所有来自忍界的仇恨的鸣人。
    那个时候不止他,几乎整个忍界都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愿意为了一个叛忍,一个自甘堕落的叛忍承受整个忍界的不解和仇视。
    鸣人俨然成为一个异类,当所有人都要杀那个人的时候,你却想要救他,那么你就只能成为所有人的敌人,同那个人一起被消灭。
    “那孩子太敏感了。佐助两年前在雪之国的行动虽然已经公示了是执行间谍任务,但毕竟他的身份特殊,五国里还有部分人对他存有戒心。那孩子只是听了些谣言,以为佐助……”
    “以为佐助要掀起五战?”
    奥摩伊以为鸣人会发怒的,毕竟他见识过这个人对佐助是有多执着,现在鸣人这么平静地说出这句话,反而让他有些惊讶。
    奥摩伊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直到鸣人又问,“你刚才拉着我到底想说什么?既然那家伙这么仇视我跟佐助,你又为什么不避开我们?还有……”他顿了顿,“有多少人和那家伙有相同的想法?”
    奥摩伊被问得有些发怵,他搔了搔头,长长叹了口气,说,“我不想管这件事的。但既然在这儿遇见你,想到以后指不定就见不了了,觉得要是不提醒你,就太不够义气了。”他觑了一眼鸣人,见他板着脸,只得又叹口气继续道,“我师傅对你评价是真的高,这些年他没少打听你的事。嗯……也顺便打听打听了宇智波佐助的事。其实,宇智波佐助曾经救过我们雷影,我们雷之国也没像从前那样仇视他了。事实上,雷影也亲口对我们说,他十分庆幸当初没有杀宇智波佐助。”
    鸣人脸色微缓,但还是紧绷着脸。
    “不过那毕竟只是少数人的看法。你从前为了解除我们村对佐助的追杀令曾经去找过我们雷影,那个时候雷影对佐助的杀意是有多浓多决绝我想你是知道的。我要告诉你的是,五国大多数饱受战争之苦的忍者,和一些高层大名对佐助也同样有这种杀意。”
    “可……可那是从前,现在佐助完全没有要挑起战争的意图……”他试图为佐助辩白,但他的话太苍白无力了。
    “佐助曾向整个忍界挑衅,虽然最后因为为结束四战献出了决定性力量,但在一些当权者看来,他依旧是一个不稳定因素。他有反叛的历史,而且还拥有能够摧毁忍界的力量。只要他还拥有一丝要反叛的嫌疑和可能,当权者都不会不防着他。”他说到这里,又小心看了鸣人一眼,见他皱着眉深思,一时犹豫着要不要说下去。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鹿丸也同我说过相同的话。”
    奥摩伊只好说,“你一年前为了佐助和前往木叶参加中忍考试的忍者发生争执。这件事以你被关禁收尾,但事实上这件事后有许多人猜测起了你跟佐助的关系。”他又叹了口气,这已经是他见到鸣人后叹的不知多少回气了,“佐助作为一个不稳定因素,五国能够容忍他的存在,是因为你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可以和他抗衡。如果有一天,佐助再一次叛逃,五国需要你领头歼灭反叛者。”
    鸣人瞳孔紧缩,呼气突然急促起来。
    奥摩伊不忍地看着他,但是不得不说下去,“我师傅是想亲自来找你的,但毕竟你们都是人柱力,所属不同国家,想要见面是很困难的。我常在外走动,他就托我见到你务必要将这件事的利害讲给你听。一年前的事,让五国各大高层对你的信任有所动摇,其实那不过是一个说辞。他们早就对你跟佐助的关系不满了,那件事不过是其他四国以及火之国大名给你的一个警告。他们知道你非常维护佐助,很担心如果佐助再次叛逃,你能不能担任起剿灭他的行动。你跟佐助关系越紧密,五国高层就越害怕。”
    鸣人脸色苍白,试图去争辩,“佐助不会再叛村的。”
    奥摩伊摇摇头,说,“鸣人,没人会相信你的话。可以这么说,就因为是你的话,所以不会有人相信,谁都知道宇智波佐助跟你之间的羁绊有多深。”



(青:嗯……码着两章的时候我都快哭了,尤其是下一章,感觉佐鸣两个太苦了。一个爱得累,一个爱得绝望)

【福华】情人相见分外眼红(一)by花蜀青(BBC向)

【福华】情人相见分外眼红之放开那个Teddy,让我来!by花蜀青(BBC向)
简介:
    有一天,大侦探发现他风流可爱的医生不仅吸引女人,还吸引男人,于是就华丽丽的吃醋啦!!!!!
    侦探表示,不管你是女人还是男人,放开你放在Teddy身上的咸猪手。Teddy什么的,只能由卷毛来压倒!
    嗯~文案无能,但故事甜,这个系列都甜哟~

这个是个短篇,还没写完,但是还是忍不住发了一小段,试试水,第一次欧美,哦吼吼~

以下正文——
    星期六,难得的休息日,还是在Sherlock没案子大喊着“boring”却没有用John的勃朗宁将哈德森太太的墙打成筛子的今天。
    上帝!这总该是个美妙的日子。
    可他那个才交往不到两周的女友,在今天向他提出了分手——
    “哦——John,你要相信,我绝对是爱你的,可我实在是无法跟另一个男人共享我的男友。”
    John试图挽救这场早已预见结局的恋情,“jerly,你不会同任何人共享我的。我……”
    “哦——please,John,你我都明白,只要有你那个怪胎室友在,我是不可能完全拥有你的!哦,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吧!”她激动地说着,然后抓起身边的女士皮包,快速从长椅上站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
    这动作一气呵成,让John只能傻愣愣地看着前女友离开,却做不出任何反应。
    该死的,他想起出门前室友那个仿佛洞察一切的眼神。
    “John,今天可不是个适合约会的日子。”室友偏白的脸上露出丝毫没有诚意的笑。
    该死,那时候那家伙一定是推测出了什么。
    前女友的背影很快就要掩没在了郁郁的松树林里,John这才缓过神来,向前女友喊到,“jerly,很高兴能和你共度一段美好的时光。”他想了想,又慎重其事地补充道,“还有,Sherlock可不是怪胎。”
    这句话仿佛戳中了女友的怒点,她转过身来怒气冲天地吼道,“please,John!”
    ……
    jerly走后,John捶了捶腿,叹息着哀悼自己回伦敦后的第……数不清多少次的逝去的恋情。
    看来今年的情人节,他又得跟室友过了。
    John又一次发出叹息,然后感觉肩膀被人轻拍了一下,紧接着那人就着他身旁坐下。
    “这可不像你!”来者的语调带着调侃,但让人却听不出半点恶意。
    “Otto!”John惊讶地看着身边的男人,这个曾经的大学同学。
    男人有一头棕色的头发,个子很高,面相和善而英俊。
    “你知道,你总是很招女人喜欢,大学的时候就是这样。”他笑着指出,“像这种情况,总是稀奇到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John感觉有些尴尬,他可不知道这个自己几年没见的老同学把刚才的事看到了多少。
    “oh——John,虽然很抱歉,但我不能向你撒谎,在你到公园等候你的女朋友……嗯,前女友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我本来想要招呼你,但那个时候,那个女士已经来了。”Otto眨着眼,努力表现出歉疚的模样。
    “嗯,当然,我是说那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自从……”John叹了口气,无奈地耸耸肩,“反正我现在已经习惯被人甩了。”
     未完待续……

关于“朋友”

福华专场——
John:Sherlock,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Sherlock: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
John:what?!
Sherlock:你是我的唯一。
John:……(脸红ing)


佐鸣专场——
佐助: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执着!(傲娇脸,内心波涛汹涌)
鸣人: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真挚脸)
佐助:……千鸟!


(阿青:哎,为什么受受都喜欢发朋友卡……)

官方这广告打的,摆明了告诉我们也青头顶官方。再看看p2,青仔多直接,现在就开始说喜欢了,后面的基还怎么搅下去,直接去民政局领证得了😂
小手牵过了,爱称叫过了(发现陈朵篇后期,也总也叫青仔青诶),就问你们为什么还不去领证!
咳咳说完bl说bg。话说刚开始对宝岚这对cp纯属路人粉,喜欢宝儿姐,因为她戳中了我的许多萌点,而且一到她的情节就感觉很轻松。等看完陈朵篇,啧啧,倒是被宝岚cp圈粉了,这对漫bgcp怕是我看过的所有漫里真心希望能都在一起的cp了。不在乎他们之间是不是以爱情的形式相守(毕竟漫里也没说狗娃子对宝宝是不是男女爱情,啧,虽然大多数人觉得狗娃子是爱阿无,但我总觉得用爱情的爱来形容狗娃子对宝儿姐的感情要显得稍薄弱一些了),就是希望宝岚能够一直走下去,这两都特孤独,有种相依为伴的感觉。
唔,希望一人之下越画越好!

发发神夏,表示我依旧爱着缺潮的福华

忍者财:

啊 真是甜蜜的小烦恼。

啥都不说了,想约一篇原著向福华了

木树森林:

【苏联版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

跟着老福学把妹(1)

约饭!约戏!约案子!

(1.39MB,3.83MB,3.08MB)

不约怎能把到妹?(∩_∩)

关键这些基本都是原著台词